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曾经盛极一时华泰汽车金融,是困兽之“挣”还是涅槃重生?

曾经盛极一时华泰汽车金融,是困兽之“挣”还是涅槃重生?
本文关键词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获取更多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经济环境最差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


曾经盛极一时华泰汽车金融,是困兽之“挣”还是涅槃重生?


这句话虽然是个段子,但其中却充满了辛酸。今年1月10日,天津银保监局公布对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及2名责任人进行行政处罚。

通过处罚信息显示: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因董事、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职以及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被处以罚款人民币100万元,同时相关责任人张秀根和张冬梅分别被处以警告处罚 :其中,张秀根在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职以及违规给予关联人库存融资授信违规行为中,负有直接领导责任。张冬梅在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违规行为中,对部分库存融资贷款业务负有直接审批责任。

曾昙花一现的辉煌


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是一家经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答应专营汽车金融业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AFC),于2015年2月13日正式对外开展业务,公司注册资本金5亿元人民币,由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和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持股比例分别为90%、10%。

华泰汽车金融官网称:公司于2015年2月13日正式对外开展业务,主要从事个人及机构购车贷款、库存融资、零配件融资及经销商建店融资等汽车金融业务,由于采取多品牌经营战略(不仅仅提供华泰汽车自身渠道金融服务),其在成立当年就实现盈利2亿元人民币。

曾经盛极一时华泰汽车金融,是困兽之“挣”还是涅槃重生?


华泰汽车金融隶属于华泰汽车子公司,华泰汽车集团是一家集汽车研发、核心零部件生产和整车制造于一体的综合性汽车制造企业,集团成立于2000年,总部位于北京,下设北京汽车研发中心和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天津华泰汽车、吉林延边四个汽车生产基地及在内蒙古包头设有一个模具厂。

在成功拿到了现代的圣达菲和特拉卡之后,华泰汽车曾经一度十分风光。

是困兽之“挣”还是涅槃重生


后期现代转而与北汽合作,在北京现代落地之后,华泰几乎变成被扬弃的孩子,而圣达菲17-20万的售价最终也没有竞争过奇瑞瑞虎、长城哈弗。


2012年至2016年,华泰汽车目标销量一直在10万辆左右(2014年目标16万辆),而实际销量仅有2014年和2015年突破5万辆,而在此之前的2011年,华泰汽车甚至虚报产销数据,2011年5月份中汽协未采纳华泰的产销数据,而是以“0”代替。


时间来到2017年,华泰汽车宣布将全面深入汽车核心零部件;传统汽车及新能源汽车;汽车金融、后市场及生态服务三大产业纵深布局;并与曙光股份达成转让协议,曙光股份将向华泰汽车转让19.77%股份和21.27%的投票权,总计超过31亿元,每股转让价格约为23.21元,远高出曙光股份当时市场股价,根据协议,19.77%的股份将分为14.49%加5.28%两笔转让给华泰汽车,2017年7月,曙光集团向华泰汽车转让辽宁曙光5.28%的股份完成过户登记。

曾经盛极一时华泰汽车金融,是困兽之“挣”还是涅槃重生?


然而在完成5.28%股权转让后不久,曙光股份两次发布公告称,华泰汽车将其已经持有的全部5.28%的曙光股份股票分两次质押用于融资周转。剩余股份过户先后被5次延期,直到上交所介入才得以顺利进行,本该在2017年内完成的收购,拖到了2018年9月27日才完成。


2018年10月8日,曙光股份紧接着发布了大股东股权质押公告,其所持有的1.33亿股被全部质押,质押融资的还款来源包括营业收入、营业利润等;11月30日,曙光股份又发布了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华泰汽车所持公司19.77%股份全部被山东高院司法冻结。


另一方面,华泰汽车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也不大,但燃油车方面,投诉量却不低:在汽车投诉网和车质网上,配件紧缺、变速箱异响顿挫、发念头缺陷等的问题显得尤为严重。


华泰汽车还没有搞好自身的业务,却要把业务拓展开来,最后只能弄得手忙脚乱汽车厂商此时想要站稳脚跟,除了不断研发符合市场的车型产品之外,还要在销售渠道、售后服务质量等方面不遗余力。


在工厂停摆、产品研发停滞不前、销量惨淡,以及新能源汽车还未成熟的背景下,华泰汽车脱困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都说攘外必先安内,但华泰汽车目前的处境却似乎有些内外交困的趋势,利用项目不断筹措资金,在周转腾挪之间获利并未解决问题,当下华泰汽车风雨飘摇, 并且相继爆发出与鄂尔多斯政府的政府官司、欠薪事件、信用警告问题,炒股入门知识(www.168bc.com.cn),汽车金融被罚款百万,法定代表人被限制消费,流动性危机爆发。


内忧外患下,首先需要考虑重建企业形象,归还拖欠工资等当下问题,重塑诚信为本理念,提升企业文化提高员工归属感,由内至外改变,完成质变;再者寻求强大的资金支持,把事业的重心放在汽车产业;重启汽车工厂,迎合汽车市场发展,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完成企业转型;适应汽车新浪潮,向着智能、电动化发展。


让我们将焦点再转回鄂尔多斯,从2005年到2017年,虽然华泰汽车当时承诺的制造基地未按规划建设投产,且大部分土地处于闲置状态,但康巴什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当初那6000亩土地的价格已经上涨了8倍之多,这也是为什么华泰汽车在反诉中请求补偿款高达33亿元的原因所在。至于当初配套赠送的那两座煤矿,则早已被华泰汽车变现。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08年1月,华泰汽车为储量8亿吨的唐家会煤矿引入安徽淮南矿业集团,双方共同成立鄂尔多斯市华兴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其中淮南矿业持股70%,华泰汽车间接持有30%股权。同一年,华泰汽车将碾盘梁煤矿矿权转卖给山西普大煤业集团,获利达7亿元。


一边是员工欠薪,一边是数十亿借壳上市;一边是大面积闲置土地,一边是继续拿地建基地。当消费市场不理想的时候,资本市场就更需要故事,华泰是造车还是圈地?曙光几时才能见曙光?鄂尔多斯的故事还没结束,株洲会是下一个故事的开始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